盒馬繼續狂奔,侯毅卻說主角不是“盒馬鮮生”
原創2020-03-20 15:10

盒馬繼續狂奔,侯毅卻說主角不是“盒馬鮮生”

出品|虎嗅大商業組

作者|劉然


如果2019年還是侯毅口中盒馬的“填坑之戰”,那么2020年,將是盒馬將探索結果付諸擴張的一年。

 

當大家終于從侯毅口中聽到生鮮“終極模式”的字眼時,卻發現它并不是一直以來的新零售標桿“盒馬鮮生”,而是目前僅僅開出6家店的盒馬mini。

 

虎嗅幾日前已經在《盒馬們變小,mini店真香》寫過,盒馬mini會成為盒馬今年擴張的主要渠道。就在昨天(3月19日),侯毅通過一場線上的溝通會,將對盒馬鮮生最新的反思傳達了出來,并且高調宣布盒馬mini才是生鮮電商售的“終極模式”這一口徑,同時官宣了盒馬最新的擴張計劃:盒馬鮮生標準店和mini今年開店“雙100”。

 

在盒馬對未來的規劃中,mini店已經占去了一半的比重。如今mini店加速、盒馬小站逐漸關停......那么盒馬鮮生標準店會失寵嗎?今年的盒馬到底會是什么模樣?

 

盒馬鮮生不是終極,mini才是

 

如今,侯毅已經可以坦言盒馬鮮生模式的弱點:規模很大、投資很大、對門店的要求很高,因此發展速度快不起來。而侯毅反思的前提,是有更加像新零售的模式出現了,那就是第二代新零售——盒馬mini。

 

為了彌補盒馬鮮生標準店擴張困難的缺憾,盒馬從去年開始就探索一系列可以見縫插針的小業態?!叭ツ昴瓿跷覀儼l現這個問題以后,同步開始了兩個方面的嘗試,第一個是盒馬小站,類似于前置倉模式,第二個是盒馬mini,類似于小店模式?!焙钜阏f。

 

侯毅認為小業態最大的優勢在于:投資相對很低,大概只是盒馬鮮生投資的十分之一左右;其對門面的要求不是很高,所以可以快速拓展;它可以進入我們很多原來盒馬鮮生進不了的郊區、城鎮(現有的6家店里有4家店開在郊區,2家店是開在鎮上)。

 

那么盒馬鮮生標準店會不會在今后逐漸消亡?暫時應該不會。在侯毅口中,如果盒馬業態里全是小店,商品的經營能力就會下降,做大店才能做足夠多的商品池,才能有效的支持小店的經營。

 

侯毅的考慮是,首先,如果沒有了盒馬鮮生,盒馬mini們的商品組織能力會大幅下降。第二,盒馬鮮生我們有一個巨大的內倉,還可以承擔其他的作用,包括盒馬鮮生在一個城市的品牌影響力跟號召力,和大賣場的競爭能力,都是需要盒馬鮮生來承擔的。


盒馬鮮生和盒馬mini長時間同步存在,就是盒馬未來的業態布局?!拔覀兣袛噙@個地方有足夠人群足夠消費者就開盒馬鮮生,如果這個地方相對偏弱一點,就有可能開盒馬mini?!?/p>


而侯毅口中,盒馬mini才是生鮮電商的“終極目標”,今年,盒馬mini也是盒馬覆蓋整個上海的主力軍。未來mini店也會考慮加盟的可能性,但前提是模式要跑通,至少做到100~200家以上才可以。

 

退出前置倉嘗試

 

和盒馬mini同時期誕生的前置倉模式的盒馬小站,如今已經被侯毅戰略放棄了。目前盒馬小站已經有近70幾家,未來它們中的大部分應該都會被改造成盒馬mini,同時一些特別偏僻和運營差的盒馬小站和盒馬鮮生將直接退出和關閉。

 

侯毅一直不看好前置倉。去年年底,侯毅就曾表示盒馬小站的價值在于快速建立服務,但是品類窄、損耗高,商業模式無法成立。因此一旦大店開過去,就會把小站關掉。他認為,從生意模式本身來講,前置倉是個開給資本看的偽命題,不可能盈利。前置倉最好的結果,是賣給一些需要本地化流量的公司。

 

這番言論曾掀起過生鮮電商領域里一次相當激烈的隔空辯論。

 

每日優鮮CEO徐正彼時回應稱:資本不再青睞這個賽道,但并不是因為模式的問題?!巴瑯幽J降膬蓚€玩家,可能就會相差10個點的毛利,10個點的費用,一個虧20個點,而另外一家能實現盈利。所以到最后生鮮電商的爭議,不是什么模式之爭,而是執行能力之爭。不要因為幾家公司倒閉了,而去質疑整個行業?!?/p>

 

后續,叮咚買菜(同樣以前置倉為模式)CEO梁昌霖也回應過媒體道:“很多人用(線下)店作參考。其實店的規模、倉的規模完全不一樣,形式也不一樣,這樣的對比會帶來誤解。同樣的事情,有人看到了困難,有人看到了機會,有人做得好、有人做得不好?!?/p>

 

在嘗試過盒馬小站之后,侯毅對前置倉的不看好有增無減:“我們發現盒馬mini要遠遠大于(好于)盒馬小站?!?/p>


侯毅給出了三個理由:第一,盒馬mini的坪效要大于盒馬小站近4倍以上,而且盒馬小站只有線上沒有線下;第二,盒馬mini具備新零售的所有特征,包括線下門店的引流能力、品牌影響能力,但是盒馬小站是需要靠促銷、燒錢去不斷拉新,才能維持銷售;第三,盒馬mini具備了盒馬鮮生一樣的品類的豐富性,因為盒馬mini同樣帶餐飲、熟食加工功能,而小站是倉,不具備條件,商品的局限性很大。

 

據了解,盒馬還特意成立了一個做半成品和熟菜的一級部門,3R(3R=Ready to cook, Ready to heat, Ready to eat)事業部,目的是通過把這類商品快速做大,進而和傳統賣場拉開差距。

 

另外,“前置倉到晚上六點以后,就很少有人會再下單買第二天的菜,大家都買新鮮的。但是盒馬mini店雖然線上五六點鐘訂單會大幅下降,但實體店7點鐘以后直到10點鐘,尤其9點左右,有一個晚市高峰期,很多消費者吃了晚飯以后出來逛逛,又買一些買點水果和菜回去。這樣的場景可以規避掉線上賣不掉的商品。前置倉如果降低損耗,那么5點鐘的缺貨率就會巨高。缺貨問題和損耗問題,很難形成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出來?!焙钜阏f。

 

而對于盒馬mini與速度更快的永輝mini、沃爾瑪社區店的區別,侯毅則像是宣了戰:“他們的mini店還是小超市,盒馬的mini店就是一個購物中心。

 

首先,侯毅透露盒馬的mini是永輝mini坪效的3~4倍,“我們遠遠比他(們)高得多?!钡诙?,盒馬mini堅持配送是自營團隊,非外包?!爸挥凶约号渌偷膱F隊才能把成本降下來?!焙钜阏f,“第三,我們在商品結構上進行大的突破,原來傳統超市社區的mini,基本上停留在民生商品品類規劃上,是在原來的大賣場里的商品進行縮小化。而盒馬mini更側重于體驗性商品,更側重于半成品、餐飲,甚至加工品的銷售。

 

據了解,目前盒馬mini線上訂單超過50%,處于2000單的水平。

 

疫情過后,盒馬的2020 

 

然而盒馬的擴張計劃,如今還處在疫情的陰影之下。

 

侯毅也透露,因為工程全部停掉,原本盒馬在3月份開十幾家店的計劃已經推到了四五月份,但是,疫情過后盒馬開新店的進度不會變。和行業主流觀點一樣,侯毅也認為這次危機對生鮮電商來說卻是一個“大發展的機會”,所以今年,盒馬開店速度是加快而不是減緩。


迅速開店,會是盒馬今年的關鍵詞,但疫情之中盒馬面對的挑戰,顯然也會延續到之后很長一段時間。

 

疫情期間,盒馬的加工能力受到挑戰,訂單的承接能力有限,所以侯毅決定之后把供應鏈能力放在第一位,提升全國加工中心的能力?!耙咔榘l生以后,我們發現我們的產能遠遠跟不上需求。包括我們原來還是用比較簡陋的方法做,這次疫情發生以后,我們也在想是不是大規模上自動化設備?!?/p>

 

同時因為人力帶來的挑戰,雖然盒馬引領了一波共享員工的風潮,但侯毅認為這效率還不夠,“雖然共享員工來了幾千,但我們缺口是5萬人,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未來或能不能建成一個社會化的共享員工體系,能夠在非常時期,通過社會的市場組織方式,快速把社會閑置人員組織起來到盒馬上崗。未來有沒有可能創建共享員工平臺模式。

 

而放眼到行業,侯毅也做出了基本的判斷。線上買菜習慣會成為必然趨勢,但是他認為,其實危機過后生鮮電商的幾個核心指標, 比如客單價、毛利結構和損耗率都會回落到常態。而配送成本,趨勢甚至是會漲而不會跌。“隨著大量的線上種草,你的配送工可能更加緊缺,配送成本大幅上升?!?/p>


2020開年的野蠻增長之后,生鮮電商總還會復歸到平靜,最終玩家們面對的還是最初那個問題:誰的運營能力更強,模式更容易跑通。而顯然抗疫還沒到真正的尾聲,盒馬為首的生鮮玩家們已經擺好了預備跑的姿勢。



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贊賞文章的用戶1人贊賞
财神捕鱼游戏技巧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玩腾讯分分彩大小方法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 山西高银股票配资公司 甘肃快3综合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下载官网 北京pk拾官方平台 东北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任五奖金 秒速赛车计划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