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凡還能等來第二個“雙11”嗎?
原創2020-04-27 18:14

蔣凡還能等來第二個“雙11”嗎?

出品|虎嗅大商業組

作者|劉然


蔣凡暫時穩住了。今天(4月27號),阿里給出了一個看起來足以安撫阿里內外的解釋與“重罰”處理結果——

 

1.管理層提議并得到合伙人委員會批準,即日起取消(蔣凡)阿里合伙人身份。

2.記過處分。

3.降級,職級從M7(集團高級副總裁)降級到M6(集團副總裁)。

4.取消上一財年度所有獎勵。

 

在公眾的認知中,蔣凡早就成了阿里的下一任“接班人”,業內曾經認為最嚴重的結果就是“下臺”。如今圍繞著這份結果,外界也有猜測、有存疑、有不平也有一些“意料之中”,如今主流評價中,阿里已然又成功搞定了一次企業價值觀的公關危機。但實則,重點并沒有出現在這則通告中:阿里電商業務最基礎的淘寶、天貓以及阿里媽媽這三大重要事業群,都還穩穩的躺在蔣凡的手上。

 

升了不到兩個月的“M7”

 

85后總裁蔣凡在阿里的晉升之路頗令人感嘆。


2013年,蔣凡因其創立的友盟被阿里收購得以進入阿里,之后在逍遙子的力邀之下,一手做起了手淘APP,為淘寶實現了無線化的進程。接下來在2017年,蔣凡將淘寶與手淘整合,并于當年出任淘寶總裁。

 

也只不過兩年的時間(2019年3月6日),蔣凡又兼任了天貓總裁。緊接著,2019年6月,阿里巴巴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年報上,蔣凡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合伙人名單里,成為阿里最年輕的合伙人。同年,一路提拔蔣凡而上的逍遙子,也走向了阿里的權力頂峰。

 

今年3月6日,阿里巴巴董事長兼CEO逍遙子發布郵件,宣布了新一輪的組織部晉升名單,其中,從M6晉升到M7的高管名單中就有著蔣凡。


毫無疑問蔣凡是一枚能將,在淘系的每一場仗中,蔣凡往往打的又穩又準。據公開報道,蔣凡在阿里內部有著“阿里流量王”的稱號:用1年的時間,將手機淘寶的日活從3000萬提升到1.1億;其2016年布局的淘寶直播,如今也成為另眾平臺追逐的新流量游戲中的主導者。


可以說,淘寶從PC端向APP端的成功轉型,并在電商一輪輪的爭奪戰中坐穩頭部地位,與蔣凡的手筆有著密切聯系。


在對其的任命信中,逍遙子稱其“始終保持創業者的沖勁,有敏銳的消費者洞察和產品洞察,在整個淘系無線化升級過程中起到了核心驅動作用?!?/p>

 

一路晉升順暢的蔣凡,如今遇到了在阿里的第一次降級,這樣的處理結果看似十分“嚴重”了,要知道在阿里內部從M6升到到M7的難度非常大。那么,蔣凡在阿里還有未來嗎?

 

接下來,“6.18”“雙11”很重要

 

動其衣冠卻沒傷其骨肉,最起碼此刻,蔣凡在阿里的路并沒有走到盡頭。


首先,通告中明確表示,蔣凡被處理的原因是其因個人家庭問題處理不當,引發了嚴重輿論危機,給公司聲譽造成了重大影響,同時調查組也確認,“阿里在2016年投資如涵電商的決策與蔣凡無關;蔣凡對如涵電商、張大奕所有淘寶、天貓店鋪的經營活動并無任何利益輸送行為”。


阿里的態度已經十分明確了,最起碼在公開口徑中,蔣凡并沒有觸碰到阿里的利益紅線。

 

馬云也曾經不止一次“揮淚斬馬謖”,無一例外都是他們對阿里自身的業務和利益造成了威脅,產生了不好的影響,以至于得到“法辦”。


流傳至廣的,2011年初,阿里“中供”部門內存在人員與供應商內外勾結,拿巨額回扣的現象,就引起了阿里巨大的人事地震。結果就是彼時的阿里B2B團隊負責人、時任阿里巴巴公司總裁的衛哲被引咎辭職。而當時,衛哲也一度被稱為是馬云的“接班人”。

 

另外,對蔣凡來說,合伙人、M7級別的身份重要,但也不重要。

 

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已經被很多中小企業奉為圭臬,但要知道合伙人們在集團的作用,在某種程度上更像是“精神領袖”,誠然,能成為阿里合伙人固然是至高無上的榮譽和成就,但每個合伙人的手上并不一定握有阿里極其重要的業務。而如果要繼續升遷至高位,合伙人的稱謂則才成為必要,是錦上添花。


另外,蔣凡在進入阿里之時就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罰俸一年對其實質性的業務和股權應該都不會產生什么影響。

 

毫無疑問,外界口中這樣一件“砸女人信仰”的事,未來會成為蔣凡在晉升路上的一個黑點,但在集團層面看來,這樣的一個黑點,未來是極有可能被覆蓋,以“將功贖罪”。

  

尤其是在,淘系的業務如今還處在“非蔣凡不可”的情況下。

 

如上文所說,蔣凡對淘系成長的意義很大,蔣凡對淘系的認知和掌握都在別人之上。如今淘系也處在電商競爭的下半場,迎面而來的是拼多多和各種新的流量發掘勢力,若貿然讓蔣凡離開,阿里長期心血下的結局,就只是造就了一個知己知彼的敵人。


因此,盡管蔣凡這次的行為讓集團略有不齒,但考慮到淘系現在的發展和外部競爭關系,蔣凡一時間就不會離開阿里。

 

更重要的:阿里的人才梯隊被人稱道,因此阿里絕不會沒有接班人,但是礙于淘寶和天貓的關系,淘系業務的繼任體系就會另當別論。


眾所周知,天貓業務拆自淘寶,其如今的流量來源和命脈也都來自淘寶,“天貓總裁”的繼任者,必須可以同時對淘寶和天貓都有著有效的領導力,也正因為如此,彼時蔣凡才能在順利一手接管,成為這兩個最核心業務的話事人。不夸張的說,這個職位目前如果不是來自淘寶的蔣凡,也只能是如今已經站在阿里最頂端的逍遙子了。


阿里以其巨頭的形象,一直坐在互聯網公司輿論的上游。而在疫情當下,所有行業急需要找到新的引擎,淘系也勢必不會大動干戈,尤其幾個月后,“6.18”“雙11”等大促還會接踵而至。


2019年不是蔣凡經歷的第一個雙11,但卻是蔣凡以淘寶、天貓雙料總裁的身份,操刀的第一屆雙11。盡管如今大促已經失去了最初的增長動能,但是它們依然是為阿里經濟體造勢、考驗阿里協作能力的絕好時機。蔣凡不僅能等來這個雙11,或許它還會成為蔣凡“洗白”的第一個機會。


同時,在流量稀缺的今天,用戶量、GMV和客單價的增長問題擺在每一個電商平臺的面前,蔣凡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完成這些屬于總裁的“KPI”。也就是說,蔣凡之后如何繼續在阿里立足,就看他能不能重新證明自己一次了。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相關推薦

回頂部
收藏
評論21
點贊72
财神捕鱼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