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瑯琊榜》到《慶余年》:我的20年青春,幸好沒喂狗
2020-04-29 17:36

從《瑯琊榜》到《慶余年》:我的20年青春,幸好沒喂狗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書單(ID:BookSelection),作者:書單君,頭圖來自:《瑯琊榜》劇照


前天下午,當網友們還在津津有味地品嘗娛樂圈各種大瓜時,一家互聯網公司的新聞突然竄上微博熱搜:#閱文CEO吳文輝離職#、#閱文集團吳文輝內部信#……



消息一出,書單編輯部的群里都炸開了,大家紛紛討論起來。更好玩的是,編輯之間突然互相“認親”:“原來你也看網絡小說??!”


作為和互聯網一起長大的80后、90后,誰的青春里沒有熬夜看過幾本網絡小說呢?


作為文學史上不可忽視的重要一支,書單君也想趁此機會,跟大家聊聊網絡文學這20多年都經歷了什么,給我們這兩代人帶來什么影響,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網絡文學這20多年


80后、90后兩代人都是看網絡小說長大的。那些沉迷網文的日日夜夜,現在都變成了難以抹去的青春記憶:


一套打印版的《誅仙》分成幾份,暗戳戳在全班男生手上傳了個遍,重回主人手里時,“書”已經被翻爛得不像話;


攢了好久的錢終于擁有自己的第一部mp4,第一件事就是瘋狂下載各類網文《失戀三十三天》《微微一笑很傾城》,晚上躲在被窩里邊哭邊看;


沒有這個條件的,就只能去學校附近的地攤或書店看盜版的紙質書,《斗羅大陸》《盜墓筆記》《斗破蒼穹》都看得入了迷……


神奇的是,即便到了現在,回想起書中世界的情節,我們仍然如數家珍,甚至仍會為主人公的結局扼腕嘆息、心緒激蕩。


作為一種完全“土生土長”的文學形式,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22年。22年似乎不長,但也發生了很多事。



“如果我有一千萬,我就能買一棟房子?!绻矣谐岚?,我就能飛?!绻颜麄€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你愛情的火?!?/p>


這段現在看略顯羞恥的“土味情話”,在22年前卻俘獲了無數少男少女的心。


1998年3月22日的一個深夜,聆聽著窗外淅浙瀝瀝的春雨,蔡智恒寫下這本網絡言情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的第一行。


一個星期后,小說開始在BBS連載,前后歷時2個月零八天,所有人都記住了兩個網絡id:輕舞飛揚和痞子蔡。


當時還是臺灣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在讀博士生的蔡智恒,并不會想到,這部“無心之作”后來居然成為中國網絡小說的開山之作,也是中國互聯網第一部暢銷小說。出版三天銷完3萬冊,連續22個月掛在暢銷榜前列。




這部小說在中國網絡文學歷史上更重要的意義,是它激發了無數網絡青年的創作激情。大陸網絡文學的“五匹黑馬”就是在這個時候殺了出來:寧財神、邢育森、安妮寶貝、俞白眉、李尋歡。


這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名字,都來自當時中國最大的中文原創文學網站“榕樹下”。


加入榕樹下時,寧財神還沒有寫出《武林外傳》這部萬人空巷的作品,但也因為《緣分的天空》《無數次親密接觸》等小說在網絡上小有名氣;


而以名字客串了《武林外傳》“邢捕頭”的邢育森,在成為《家有兒女》《閑人馬大姐》的編劇之前,一早就帶著耳機聽著U2滾樂在論壇上碼字,因《活得像個人樣》《網上自有顏如玉》創下名號;


他們的同事安妮寶貝當時就有著“異乎尋常的憂郁”,她的《告別薇安》成為一代文藝女青年的枕邊書。



至于俞白眉和李尋歡,前者還沒導過那么多爛片,一篇創作于1999年的《網絡論劍之刀剖周星馳》讓周星馳感慨道:“俞白眉先生很懂我!”


后者,今天大家更習慣叫他路金波,當時還沒創辦“果麥”,也還沒簽下韓寒、馮唐、易中天等一批作者。他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網絡天才作家,因為《迷失在網絡中的愛情》一舉成名,甚至曾放言“當時2000萬網民,1500萬都看過我的小說”。


這五架馬車,引領了中國網絡文學的第一個高峰。


 當時榕樹下的頁面 


高峰歸高峰,當時身無分文的寧財神并沒有因為大火而獲得豐厚的經濟報酬。他們寫作純粹是出于對文學的熱愛和自我表達的需要。


直到2003年,吳文輝和幾個同好一起創辦的起點中文網,開創了VIP付費閱讀模式,其他的文學網站紛紛效仿,網絡文學的商業模式才得以成型。


從左至右分別是侯慶辰、吳文輝、林庭鋒、商學松、羅立、鄭紅波 


再之后的歷史,很多人也都耳熟能詳了:


2004年,盛大收購了起點中文網;


2008年,盛大文學成立,整合了當時國內最大的幾個原創文學網站,包括起點中文網、紅袖添香、小說閱讀網、榕樹下、言情小說吧、瀟湘書院等等;


2015年,盛大文學和騰訊文學合并組建了閱文集團,由此中國網絡文學“一超多強”的局面形成了。


有人甚至這樣總結:閱文發展史,就是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史。


當我們沉迷網絡文學時,究竟在沉迷什么?


作為在互聯網中長大的一代人,讀網絡小說、看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和電視劇、玩網絡小說改編的游戲,都是一件無比正常和普遍的事情。


但對網絡文學的質疑,從它誕生開始,就沒有停過。


不追求文學性,而只是純粹地“我手寫我心”,而且不管什么人,只要你想寫,就都能寫。正因為如此,網絡文學從最開始就被打上了“草根”的屬性。


要知道,當時在網絡上大火的痞子蔡,還曾經因為作文成績太差,在技師考試中落榜。


網絡作家痞子蔡 


這也是后來網絡文學最受詬病的一點:寫作者沒有任何準入門檻,再加上為了追求快速更新,作品的質量良莠不齊。


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肖鷹就曾不客氣地表示:“很多簽約網絡寫手為了‘生計’被逼日產數千字,甚至上萬字,只不過是‘碼字的文字農民工’。他們寫的是文字,不是文學?!?/p>


不得不承認,網絡小說里確實充斥著大量的口水文、粗制濫造湊字數的文、打擦邊球的文……在嚴肅性和思想深度上,網絡文學自然也比不上傳統文學。


但你要說它們都是純為打發時間而生的“無腦文”,我想幾億網絡文學用戶都會跳出來反對。


“我要讓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今何在的《悟空傳》不講取經故事,而是讓我們重新思考愛的真諦;


癌癥患者陸幼青的《死亡日記》、艾滋病患者黎家明的《最后的宣戰》,引發了全社會對生命價值和意義的討論;


玄幻、科幻、仙俠文解放了我們的想象力,現實主義題材的小說則讓我們產生共鳴,并從中獲得撫慰……


一個好的網絡作家,一部好的網絡作品,是具有力量的,不僅讓我們獲得情緒上的體驗,更能促發我們去思考生命中那些重要的命題。



說到這兒,就不得不提到去年大火的電視劇和其同名小說——《慶余年》。


《慶余年》主要講了一個年輕的絕癥患者穿越到人類滅亡之后再度興起的慶國,秉承其母遺愿,殺死慶帝,最終推動文明進程的故事。


從某種意義上看,《慶余年》是一篇重生文,而重生文最大的價值,在于激發讀者重新思考人生經驗和意義。


書中主人公范閑就把奧斯特洛夫斯基“人的一生該怎么樣度過?”這千古一問向范若若、言冰云、海棠朵朵等人屢次提及,這不僅僅是在向小說中的人物發問,其實也是在向讀者發問。



在這個故事里,作者貓膩還塑造了很多具有理想主義人格的角色。


比如,范閑的“母親”葉輕眉,她的愿望非常單純,就是讓世界更美好。為此,她創辦監察院,想讓慶國的人民都享有不被壓迫和虐待的平等權利;還創辦內庫,為慶國帶去很多先進科技,推動這個世界的文明進程。


再比如陳萍萍,他雖然是生活在黑暗中以陰謀算計為職業的人,但內心深處那種“士為知己者死”的品格始終沒有變質,在他生命最后一刻為他點亮了理想主義之光。



或許我們沒辦法和人物角色那樣,成為一個理想主義者,但他們身上的理想主義光輝,卻也提醒了我們,要時刻保有一顆向好和善良的心。


這正是好的網絡文學所帶給我們的,作者秉持的世界觀、作品的深刻內涵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同時也給我們以力量。


從文字到影視,我們和網絡小說一起成長


如今,網絡文學已經從曾經的小眾、邊緣文學,逐漸成長為主流影視業“大IP”的源頭。


比如去年大火的《慶余年》,再比如之前的《瑯琊榜》《鬼吹燈》《甄嬛傳》《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等等。


看著曾經沉迷的文字世界變成影像,是一個很神奇的體驗,既有期待又有害怕。期待的是,我們可以跟隨演員們再經歷一次主角的人生;害怕的是,一旦演砸了,或者改編得不好,那簡直令人心碎。


想象一下,如果你作為讀者,既能看到喜歡的小說作品被搬上熒幕,還能挑選演員,那將是多么幸福的時刻!


作為騰訊影業CEO,同時是《慶余年》十余年書粉的程武,就是這么幸福:2017年騰訊影業之夜上,程武親自宣布,騰訊影業獲得《慶余年》2018年后的長期影視改編權。


在“中國原創文學風云榜”頒獎禮上,程武為貓膩頒獎 


之后,程武還參與了演員的挑選。


作為騰訊投入大量資源的網劇,男主角的爭奪遠比想象中激烈。關于張若昀想演范閑,很多人有不同意見。


在這些“不同意見”里,張若昀在騰訊的會議室給程武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角色闡述。最終,張若昀對人物的理解,讓他從眾多選擇中勝出。


而此次,程武出任閱文集團的CEO,也讓更多人開始期待,有更多像《慶余年》這樣的爆款IP出現。


早在2018年,程武就提出了“新文創”的發展戰略:“‘新文創’有兩點升級,一個是更關注IP的文化價值,另外是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級?!?/p>


其中,“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級”,即以IP為核心,打通IP產業鏈上下游,構建全新的文化生產方式。


去年的大爆款《慶余年》就已經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把一個優質大IP改編成電視劇,電視劇爆火后又反過來掀起了讀者對原著小說的熱情,推動小說在完結十余年后重登閱文平臺暢銷榜榜首。同時,除了電視劇,《慶余年》的手游和動畫也已經在同步研發中。


作為擁有超過1000萬部小說儲備的閱文集團,IP儲備甚至比漫威還多,在騰訊的統籌運作下,或許將創造出新奇跡,《慶余年》之類的IP或將可量產,出爆款成常態,都并非空話。



網絡文學已經走過22年,當初看網文的那些人,也都長大、變老,可能也漸漸不追了。


但是,總會在某些時刻,被某部從網文改編過來的影視劇撬開回憶的匣子,又想起那些熬夜追文的日日夜夜……


要問網絡文學、網絡文學的影視化,究竟給這代年輕人帶來了什么?


我想,知乎上一位匿名網友的回答不能更準確了:


從初中看到大學看到畢業,每次看小說,都像初二那個200斤沒有什么煩惱的小胖子,大晚上嘿嘿笑、哼哼哭,妙啊。


網絡小說里的人物角色對我來說就像朋友一樣,我和他們一起經歷了一次我原本不會經歷的人生,然后一起成長。


每次看到把小說改編得很好的電視劇或者電影,就心懷感恩,覺得這20年青春沒喂狗。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書單(ID:BookSelection),作者:書單君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相關推薦

回頂部
收藏
評論7
點贊17
财神捕鱼游戏技巧